猫儿

卑微的爱情!

偶然发现,顺手一截,333很吉利,就像中了奖似的!谢谢!爱你们!

离婚(斯哈)


   

       “你喝醉了!波特!”斯内普的出现让周围的空气都降低了几度,这里孰不知波特有个很阴沉且声名远播的伴侣,也只有伟大的救世主才可以与之相配。


        所以众人纷纷选择避开,以免受到无妄之灾。


       当然,也会有不知死活的无知小鬼跑过去挑衅,“喂!这是我一夜情的对象,你又是谁?”


       只是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倒下,没有人看见斯内普是怎么出手的。


        他是个举世无双的魔药师以及大脑封闭师。现在,他还是霍格沃茨最年轻的校长。


        他现在的魔力已经可以与邓布利多比肩,无杖魔法的运用也是顺手拈来。


        要说当代的伟人是谁,除了救世主现在是霍格沃茨副校长哈利波特,剩下的那个便是他的伴侣西弗勒斯斯内普了。


        已经不需要再一一赘述斯内普的伟大,就他近几年新发明的魔药就足以让别人仰望。


        “并没有!如果喝醉了,我怎么会看见你?我现在讨厌你!”已经东倒西歪的哈利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点燃了某人的怒气。


        气压一路降低,众人纷纷作鸟兽散,甚至连晕倒在地的那位也消失不见了,刚才还热闹的街道此时已经空无一人。


       “波特!你的脑子呢?已经被酒精侵蚀干净了?毛毛躁躁的小混蛋!”斯内普一手扯住哈利的手臂防止他挣脱直接一个幻影移形。


       家丑,不可外扬。在外看似形影不离的两人其实每天都在小打小闹。


       大多数时候都是哈利单方面挑起,毕竟谁会每天愿意回家就只能孤零零的待着。


       哈利觉得斯内普就应该和坩埚结婚,对着他的时间还不如一个坩埚多,这就是今天他醉酒的原因。


       难道让他和别人说,他跟一个坩埚吃醋?这种苦闷让哈利不知不觉就喝的七晕八素。


      “斯内普!我要离婚!”哈利借着酒劲终于说出了他一直想说的话。


        难道他魔药的成就还不够吗?他也不是不让他制作魔药,只是他永远不知陪伴为何物。


        哈利羡慕别人能假期一起出门游玩,比如看一场电影,比如一起去不用太出名的地方四处走走停停看看风景。


        他没想到婚后会与斯内普越走越远。也许相差了20岁导致有很大隔阂?


       哈利的心在这几年一点点被碾碎,整个家庭的付出,是双方的,而不是他单方面来维持,他太累了,不是不爱,只是累了。


        忍不住闭了闭眼,他现在已经很清醒了,只等着斯内普回复。


       “好的!”斯内普淡然的转身离开,并没有挽留,仿佛并没有爱过。


       哈利紧闭的双眼一直没有睁开,随着眼泪滑落在地,哈利终于崩溃大哭。


       他没想到斯内普并没有挽留,而是选择了接受,抬手擦去眼泪,哈利终于释怀地轻笑出声,也许他们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相爱。


       快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哈利狼狈地离开了已经生活了近十年的家,这里是他与斯内普精心挑选的地方,每一个角落都是两人细细布置出来的。只是没想到终不能走到白头。


       哈利忍不住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而后转身,他不再属于这里。


       这是波特离开的第一天,斯内普一个人默默躺在床上,平时都是一起睡的,忽然空荡荡的让他很不习惯。他不知道没有波特在侧,他会失眠。


       这本该是一个愉快的假期,他可以如往常一样沉浸在制作魔药的愉悦中,却因为没有他在旁,而让他兴趣缺缺,甚至因为失神炸了坩埚。


       好多年都没有炸过了,斯内普翻了个身就使用了大脑封闭术,他需要休息,失眠并不好。


       可惜连一向引以为傲的大脑封闭术都没让他睡着,眼睁睁的看着阳光照进窗户。抿着嘴角不甘的斯内普不得不爬起床。


      他从来不知道没有波特,时间可以过的这么慢,可以说是,相当无聊,哪怕是一分钟他都觉得像过了一年,平时波特会像个家养小精灵似的忙前忙后,而他会特别不耐烦的对波特说,不是有家养小精灵吗?然后顺手帮他清理一下狼藉的盘子,而他会笑嘻嘻地凑过来偷袭般亲他一口,他总是很别扭的拒绝甚至还要眼刀一下,只是也许,他习惯了幸福,反而让他忘了如何珍惜。


       波特离开两天了,斯内普终于知道他的袍子一直不是用的清理一新,而是波特慢慢搓洗出来的,清理一新的衣服总没有水洗出来的干净,而且那种好闻的味道,让斯内普忍不住翻箱倒柜找出之前的衣服抱着,仿佛波特就在身边。


       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他怎么可能离开波特,他怎么能惹他伤心,没有他,魔药也不再有吸引力,还好还没有离婚,一切都来得及。


       所以当波特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时,已经是一个星期后了,波特疑惑于斯内普一直躲着他不出现,所以不得不找他一起去魔法部。


       这里是他们的家吗?只是一个星期而已,四周灰蒙蒙的,甚至桌子上都有了薄薄一层的尘埃。


       哈利吃惊的四处打量,所以并没有发现斯内普出现了。


       当他被一股大力强扯入环抱时,哈利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主动拥抱他,有力且温暖,淡淡的草药香让他觉得舒心与安心。


       “哈利!我错了!我不想离婚!”斯内普看着哈利渐渐变红的耳朵忍不住低下头轻轻舔舐。小巧的耳垂上染上了一层淫靡的水光,这让斯内普忍不住眼神幽暗。


      “混蛋!为什么每次都是听你的,答应离婚的是你!反悔的也是你!”此时的哈利掩面哭泣,他委屈了这么久。


       而他却从不主动找他。甚至连这次,也是他先回来找他。


      “我不会原谅你的!斯内普!”哈利奋力挣扎,他才不要沉沦心软。


       看见伤心哭泣的哈利,斯内普的心也跟着酸软起来,他错了,但是他真的笨拙甚至手足无措,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于是想了一会后,他离开了一下,回来的时候哈利还是在哭泣。“哈利你看,这是我新发明的魔药成果,我送给你好不好?”斯内普不知道怎么让他不要哭泣。笨手笨脚的拿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哪怕波特生气砸了他,他也认了。


       “笨蛋!”也许是斯内普的笨拙或者他居然肯拿出他视若生命的魔药,哈利忍不住破涕为笑。“我要你的魔药做什么?砸吗?”


       “嗯……可以。只要你开心就行。这里……我也会痛!”斯内普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斯内普!说你爱我!我就原谅你!”哈利终于得意一回,结婚这么久,他从没主动说过爱。他要罚他每天都表白一次。


        “I love you!my love !”斯内普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表白轻而易举,并没有那么难。“以后我会每天和你表白一次。harry !”


       低沉如羽毛般舒适的声音在哈利耳边回响,这不得不令他兴奋的颤栗,他说,他以后会每天向他表白。


        “以后还会只有坩埚而忽视我吗?斯内普!”


        “不会了!没有你,魔药让我兴趣缺缺。”


        “真的?”


        “真的!”


        “那今天我们出去旅行吧?西弗勒斯!假期还很长。”


        “好的,斯内普夫人!”

————————————————————————

     


       Love You !











这张画年龄好老,居然被翻了出来,原来我小时候是这样的傻子!

无爱10


         会有人爱我吗?嗯!我爱你们!

        主角人物介绍:平行时空黑化severus snape(Alpha)XHarry potter (Omega),信息素酒精味和百合香


        正常时空校长西弗勒斯斯内普X防御术教授哈利波特,都是Alpha,信息素咖啡香和火药味,暂时只是朋友关系,还没发现互相对对方有好感。

 

        有severus snapeX哈利波特情节,强迫关系,两个alpha!酒精和火药味!







———————————————————————



       “波特?波特!”斯内普又一次牢牢抓住他乱动的手臂,睡梦中的波特一直在挣扎,口中零零碎碎地喊着不要,他哭了!


       波特是一个强大的救世主alpha,他们还有什么困难没经历过?斯内普惊异于波特居然会像个孩子般啜泣。


       到底这几天他经历了什么?无梦魔药也没有作用。陷入梦魇的波特拒绝醒过来。


       这让斯内普不得不放弃休息,他需要好好照顾他。这里只剩下他和波特了,这里是个陌生的世界,只有他们自己可以互相依靠了。


       “不!不!snape!”又是一声声凄厉的惨叫,斯内普的心像是被什么利器扎了般痛苦。


       行动先于思想的斯内普忍不住上前抱住了他,也许是温暖的环抱让波特觉得很有安全感,他终于不再挣扎而慢慢地沉沉睡去。


       斯内普闻到了波特身上的酒精味,他在potter身上也闻到过,显然是同一个人的,那个snape 的味道,他不敢想象波特是不是也被?


       他感受到自己内心深深的嫉妒与愤怒,他想把波特身上的味道去掉然后换上他的,虽然现在酒精味淡的几乎没有了。


       打住!斯内普!波特是个alpha!自己的独占欲怎么可以浪费在一个alpha 身上?


       可是躺下的斯内普还是忍不住想,是不是alpha 和alpha 也能一起。


       如果他和波特在一起,就像这里的snape 和potter 一样,好像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反正对于将来有没有孩子他无所谓,他完全可以以后领养一个。


       波特的火药味真的一直被嫌弃,但是他无所谓甚至觉得很好,这样没人和他抢波特了。


       原来,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喜欢了一个波特!


       斯内普又一次忍不住的厌恶自己,怎么没有早点发现呢!甚至被别人捷足先登了,不知道现在去捕获一个波特的芳心还能不能了?


       忍不住紧紧抱住波特,虽然同样是alpha ,但是波特明显比自己小上许多,相比起更瘦弱的omega ,他更想要波特,连拥抱都如此契合,忍不住心疼的又把波特往自己怀里塞了塞。他瘦了。


       想通一些事的斯内普终于也跟着沉沉睡去。


       波特迷迷糊糊睁开眼时,他真的很不舒服,浑身热的难受,更何况自己动也动不了。


       也许是断了的手脚才好的缘故?或者力劲松懈咒语还在他身上有效?反正他就是推不动斯内普,他抱着他抱的太紧了。


       他现在惊怕于先前被一个alpha 如此对待,更何况是和斯内普长的一模一样的snape ,身体本能的厌恶与惧怕反应让他忍不住颤栗。


       “斯、西弗勒斯!”哈利现在想离他越远越好,至少要让自己能克服这种恐惧,他知道他现在安全了。


       他也知道自己不是讨厌斯内普,只是他本能害怕或者说恨这里的snape。


       斯内普睡的太熟了,所以哈利忍不住动作又大了一些。


       终于挣脱了出来,哈利来不及思考便已经逃离了房间。






能否(5)


       又一个失眠夜!祝安好!


       哈利就算是再迟钝,也发现了斯内普最近对于他的种种抗拒行为。


       教授明明各种身体不好,却尽量避免麻烦于他,倔强的样子让哈利心中莫名酸涩。


       他也只是跟着自己的心忍不住想对他好一些,再好一些,只是教授完全不想领情。


       也许是一种心灵寄托,甚至连哈利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才会每次不自觉的对教授各种体贴。


       哈利觉得自己就像是个一直得到甜甜糖果的孩子,忽然之间发现糖果是可以分享的,而且他只想分享给一个人,那就是斯内普。


       因为是第一次,哈利完全不知道这像极了爱情,他像个寻着本能的小兽般跌跌撞撞前行。


       当斯内普在拒绝他分享的糖果时,哈利是难过的,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在乎一个人。


       不过这种难过并不能打倒一个格兰芬多,更何况他是一个波特,死皮赖脸加永不气馁言败也许是波特家独有的遗传。


       当斯内普第10次拍开他扶上去的手时,哈利·厚脸皮的·波特第11次又笑嘻嘻地凑了过去,仿佛这些拒绝并不能伤害他分毫。


       而在斯内普眼中,波特就像是个不知羞耻为何物的狗腿子,他难道还不明白他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他只是想在波特发现自己的扭曲感情前纠正他,让他离自己远些,越远越好。


       也许是太久没有遇见阳光,让他甚至自己都忍不住想离温暖更近些,只是给予他温暖的这个人是一个波特,他是自己已故好友莉莉的孩子,他怎么能喜欢一个孩子?甚至懵懂的不知道爱情为何物的孩子?


        所以斯内普继续冷然的拒绝波特的示好,哪怕伤害他。


      斯内普就像是一株卑微的阴暗植物,这让他不时的忍不住紧紧握住自己的双手,完全不在乎指甲已经深深刺破皮肤,这种痛感一直在提醒他不能贪恋这种温暖,他不配也不适合。


       自己的样子完全没有权利去祸害任何一个人,更何况是一个年轻又有大好未来的波特。


       他甚至完全拒绝内心因为看见波特伤心的样子而又心软。


       他必须纠正他这种不正常的畸恋,也许是因为战争,或者波特缺乏父爱?他可以为波特提供缺失的父爱却不希望波特错把这种当作爱情。


        斯内普只是想赶紧治好波特,这样他就完成任务了,也就可以安心离开这个让他不留恋的世界,他不需要任何人为他悲伤,所以都离他越远越好,没有了感情的羁绊,那么他离开时越没有人痛苦。


       但是斯内普还是想错了,他忘了这个世界关心他的人何止还有波特。


       米勒娃经常在他治疗期间拿着各种文件让他过目,美其名曰他是校长,一定要履行职责。


       而斯内普内心是拒绝的,但是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巫师,只要他还是校长,他还是不得不为霍格沃茨负责,所以空闲时间他还是必须要履行校长职务。


       只是斯内普惊异于,霍格沃茨里完全没人在乎他是个哑巴或者是因为他的难看面容而吓到。


       他已经尽量不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但是总会有学生在看见他时会很尊敬的向他致意。


       特别是斯莱特林的学生,简直拿他当偶像般崇拜着。这让他有些猝不防及,完全和想象中的不同。


       当听见这些孩子叫他校长时,斯内普内心说不出的悲凉,邓布利多是他亲手杀死的。纵使为了战争,斯内普还是忍不住内心颤抖,他…不配!

     

       所以斯内普内心是焦灼的,他不认为自己适合胜任这样的职务,几次迈着晃悠悠的步伐去米勒娃那里用写字板与她交流,希望她尽快接受校长职务,而不是让他这个病人或者是罪人如此难为!


       但是米勒娃就像邓布利多一般难缠,总有各种理由推脱。斯内普觉得自己完全拿格兰芬多没辙,邓布利多如此,米勒娃如此,波特亦是如此。

无题31


       想象成为真实的时候,说实话波特觉得冲击不是一点点大。教授是因为爱才对他那样吗?或者,他嫉妒心很强?


       哈利充满疑惑看着自己的肚子,里面,有孩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皮,所以说之前教授关心他是因为他有了孩子?


       晃了晃脑袋的哈利又回想起刚才教授说他爱他。


       只是,之前暴力对他的居然也是他,那个噩梦是真的。

哈利一直纠结的扯着自己本就凌乱的头发,他内心想原谅教授,但是又过不去那个让他不舒服的疙瘩。


       今天的魔药课哈利努力无视教授,周围明显感觉到了哈利的生人勿近,而教授看起来也不在状态,甚至有些郁郁寡欢的模样。纳威甚至又炸了个坩埚,而斯内普反常到没有扣分。


        所有人眼神来回移动的看着他俩,嗯!不对劲!


        罗恩拖着腮帮子对赫敏使了下眼色,他们其实不喜欢哈利喜欢斯内普,但是如果哈利真的喜欢,他们也能勉强接受,反正以后天天和斯内普生活的又不是他们,哈利喜欢就行。


        三人组下了课就去了八楼,当得知哈利说自己怀孕了以及那个噩梦时,罗恩和赫敏真的生气了,“可恶的斯内普!哈利,这个不可以轻易原谅,还有孩子?天哪!你都没毕业!斯内普到底怎么想的,他会负责吗?至少也要订婚吧?毕业就结婚,对!要让斯内普负责到底!”


       罗恩与赫敏唧唧喳喳的吵闹声让哈利脑子更乱了。努力摇晃着自己晕沉沉的脑袋,“我想一个人待着,不要说了。”


       “哈利!”


       赫敏和罗恩看着哈利像个浑浑噩噩的孩子般把自己缩在了沙发。也许,他真的需要一个人好好想想。


       其实斯内普能坦白,说明他也爱哈利的。只是这个方式让哈利有点难以接受罢了,毕竟想象和现实还是有区别的。


      “好吧!我们先走,哈利你一定要想清楚啊!罗恩,我们带点吃的给哈利吧!”赫敏皱着眉频频回头不免有些担心哈利。


       “走吧,他会想通的,我们可是乐观的格兰芬多!”罗恩伸出手时感觉脸上有些灼热,犹豫地拍了拍赫敏,他们是格兰芬多!无所畏惧!


虚无(无差)

       harry眼中滑下泪,顺着眼角落入枕中,“severus,我要走了,你不用哭泣,也不用为我悲伤太久,你会好好的活着,对吗?连我那份一起?”harry又咳嗽地忍不住喘息起来,severus来不及说什么,先抚他背让他喘定。


       harry静下后,唇角笑容绽放,一如既往地带着羞涩,“severus,不要恨我的无理要求,我辛苦用我的命换下你,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好好享受啊!只是对不起,余生不能陪你了!”


       severus只轻轻摇着头,“不要瞎说potter,你会好好的。”


       harry明白自己已经是回光返照了,抬手与他十指紧扣,“severus你知道吗?你一直是我内心的月光,再也没有像你这么温柔的人了,虽然我们一直对立了好多年,但是谢谢你,severus!若有来生,我们再早点遇见,早点发现对方的好……”harry最后一滴泪落下,从此世间再无救世主。


       severus看着与harry紧握住的手,良久良久。


       最终他抱起了harry,轻柔地怕惊醒他,一步一步走的很慢,终于来到打人柳下。


       这里是当年James救他的地方,他恨James,却又因为被他救而厌恶,所以在harry刚入学时,他就把恨转移在了他身上。几年下来,他慢慢了解他,又慢慢爱上他。


       他还记得当年harry落在了打人柳下,明明自己是第一次开始心疼一个人,却不肯承认,狠狠地扣了他很多分,让他禁闭,记得当时他有多么不甘心。


       可是现在harry说,你要好好活下去,可是没有你的世界,我该怎么活下去?


       打人柳也感觉到了悲伤吗?柳条轻抚过harry的身体,harry的身体在慢慢淡去,他终将消失。


       太阳渐渐下山,就着夕阳的余晖,柳条一根根轻柔的穿透他的身体,他越来越淡了,“harry我带你回家!”


       severus脚步踉跄,手中的harry只剩下虚影,戈德里克山谷到了,他在severus手中慢慢消散而去,而他却似未觉,站在山谷站立良久直至满天繁星点点。


       微风吹过,山谷只余下轻轻低喃,“harry,I love you !Always !”

无(无差)


       


       “啪!”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接近昏迷的斯内普紧咬着舌尖努力让自己保持一分清醒,这已经不知道多少鞭了,显然伏地魔不知餍足。


       “西—弗—勒—斯!作为校长的你,居然消息反而迟钝了许多?什么时候才可以找到波特?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对我的忠诚。”伏地魔对于已经被自己抽打的流不出血的斯内普不存在同情,他只要斯内普能给出确切的情报,血液只让他更兴奋。


       “主、主人,很快了,再给我三天时间,不!也许不用三天……唔~~~”斯内普努力构思自己的语言让伏地魔减轻愤怒,鞭子再一次的抽打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他还不能死,他需要等波特解决魂器回来。


       “摄神取念!”伏地魔等的就是斯内普的这一声痛乎,他不信任斯内普,他不信任任何人,纵使斯内普杀死了邓布利多!


        都是一些斯内普日常在霍格沃茨授课或者熬制魔药的画面,没有什么异常。


        终于他停止了鞭打,斯内普是个好奴仆,至少他确实忠于他。


        瞥了一眼已经摇摇欲坠但是勉强站立起来的斯内普,很好!意志坚强!这让伏地魔对斯内普心生一丝好感。可惜他也是个混血,他最恨混血!所以他也恨自己!


       “滚吧!希望下次不要再让我失望,否则……”伏地魔那血红的眼睛如毒蛇般盯着他的魔药大师,“钻心剜骨!”


       伏地魔惊异于打出的钻心剜骨居然只是让斯内普身形晃了两下,他很不满,于是又补了两次看见斯内普倒下他才真正满意了。


       这个属下虽然是他的左膀右臂但是他总感觉他并没有那么简单。至少卡罗夫妇带回来的情报是斯内普一直在保护学生。不过他满意于整个霍格沃茨对于斯内普的排斥,毕竟他亲手杀死了邓布利多。


       “属下告退!”斯内普尽力爬了起来慢慢站立往后退去。


       其实斯内普已经完全在失去意识的边缘,他必须尽快回到霍格沃茨。


       那里还有卡罗夫妇在,他必须尽力保护一众学生,这是作为校长的职责。哪怕他不被承认,他本就是个罪人,只求以后下地狱时能问心无愧。


       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喊出了移形换影,终于回到了地窖的斯内普尽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他需要很多魔药,他没有时间晕倒。


       “谁在那里?”斯内普感觉到了细微动静,但是四下无人。“波特?”除了隐形衣的波特,他想不到还能有谁。


       但是过了很久,地窖还是安静无声,也许他受伤导致自己敏感了,现在大半夜的,他怎么会溜来霍格沃茨,波特恨死他了吧!恨不得杀了他!


       其实他真想就这么死在波特手里,只是他还有任务没有完成。


       喝下药剂的斯内普冷笑的想着那天波特骂他懦夫,他其实很想为自己辩驳,他真的不是懦夫,他不想在自己爱的人面前那么不堪。只是他不能。


       邓布利多死前问过他,他是否爱上了这个男孩,他怎么敢说他确实爱上了,没有人可以救赎他。


       自己的灵魂早就腐朽糜烂,他好累!死亡才是他的归宿与解脱。


       斯内普默默地召唤出了守护神,他需要让它带着波特找到格兰芬多宝剑。守护神早就变了,一只狮子正在他身边徘徊,谁会猜到这是斯内普的守护神呢!


       做完一切的斯内普终于觉得可以休息了,他慢慢走回卧室,伤口已经开始结痂,舒缓剂也让他没有那么疼痛,他并不能熟睡,霍格沃茨随时都会有事发生,他只求今晚能太平无事。


       波特确实躲在了地窖,他并不能解释为什么自己为了见这个让他厌恶的斯内普而不顾危险溜进来。


       他只是有点想他,一面厌恶一面想念,他太累了,不知不觉等着斯内普的波特就这么睡着在了地窖地板上。


       噩梦让哈利出了一声虚汗,一看时间已经凌晨4点,他是偷溜出来的,有点太久了。


       哈利失望的回去了,一堵墙隔着他和他,只是他们都不自知。


       哈利再也没有见过斯内普,只是不时会看见一只守护神,那是一只狮子,温暖的令人沉醉,忍不住希望它能留下来多陪陪他,可惜并没有。


       每次它带来消息就会消失无踪,哈利并不知道这个守护神属于谁。战争让他放下了好奇,以后总会知道的。


       该来的还是来了,伏地魔在决战前夜终于获悉斯内普是叛徒,斯内普提供的魔药与情报都是假的,nagini也死在了波特手里。


        此时的伏地魔在发疯边缘,而斯内普不知道。


        斯内普一如往常参加食死徒会议,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他相信波特会赢,守护神最后一次找波特时带过去了一瓶魔药,能彻底解决波特的魂片,他期待死亡!


       伏地魔并没有立即杀死他,而是在他出现的那一刻若无其事的走到了他身边,他想好好看看自己的“忠实奴仆”是如何在他的眼皮底下背叛自己。


       “西弗勒斯,知道为什么我单独召见你吗?”伏地魔故意凑斯内普极近,他想看他如何在他面前演戏。


       “不知道主人!”斯内普习惯性的跪下亲吻他的袍角,眼神空洞无神。


       “很好!西弗勒斯!你背叛了我,你提供的魔药和信息都是假的,你让我的魔力更不稳!你让我的魂器通通毁灭了!”一把抓住斯内普的伏地魔极快的速度缴获了他的魔杖,甚至给他一个又一个的钻心剜骨。他愤怒于斯内普居然是叛徒。


       无尽的疼痛感让斯内普感恩于自己终于要见梅林了,他不必再伪装,黎明就在前方,他不需要看见,也不需要别人知道。


       “Avada Kedavra!”已经完全癫狂的伏地魔终于念出了最后一次咒语。


       终于一切都平静了,厉火把斯内普焚烧的只剩下虚无。


       战争如斯内普所想胜利了,哈利在清点尸体时并没有找到斯内普,也许他消失了,巫师界不能制裁一个已经消失的人。留下的只是骂名,他是巫师界的污点与耻辱!


       哈利再也没有等到那个狮子守护神,他一直想知道帮助他的人是谁,他很感激他!


       一年又一年,已经结婚的救世主还是会不时想起曾经有个教授,他喜欢过他,但是也恨他。


       那个人叫西弗勒斯·斯内普!













婚礼(无差)




       



       “教授!您会参加我的婚礼吗?”待在地窖的哈利无所适从的低下了头。



       他最深埋的秘密就是他一直默默爱着教授,这没有任何人知道。



       他是救世主,是巫师界的光明,世人不允许有个同性恋的领导人存在。



       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哪怕厚着脸皮也要纠缠教授到底。同性恋算什么?师生算什么?20的年龄差又算什么?教授不喜欢他又怎么样?



       哈利正盯着教授出神的想着,甚至没有注意到教授听见他的话后眼中一瞬间的落寞。



       “好的!我会来的!”斯内普心中五味杂粮,他要结婚了。



        他的妻子……斯内普看着喜帖上的照片有了一瞬间的恍惚,黑发黑眸,这让斯内普错愕与惊喜!



        哈利结婚那天,斯内普特地穿了一身新的西装,墨绿的颜色像极了波特的眼睛。



       当哈利牵着新娘出来时,站在角落的斯内普忍不住动了下脚尖。



       身高优势让哈利出来时第一眼就看见了斯内普,哈利假装很开心地向教授挥手示意。



       他今天特地选了一身黑色西装,他知道教授最喜欢黑色。那是他眼珠的颜色。



       哈利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誓词,这是他将要读出来送给自己妻子的。



       我,哈利波特请你XXX(作者不知道给女的起什么名字)做我的妻子,我生命中的伴侣和我唯一的爱人。


       我将珍惜我们的一切,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哈利偷瞄了一眼斯内普又怕被发现,匆匆收回视线。)


       我会信任你,尊敬你,我将和你一起欢笑,一起哭泣。我会忠诚的爱着你。


       无论未来是好的还是坏的,是艰难的还是安乐的,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


       无论准备迎接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一直守护在这里。就像你,也一直守护着我一样。(读到这里的哈利忍不住又悄悄抬头瞄了一眼角落的教授,他面无表情。)


        就像我伸出手让你紧握住一样,我会将我的生命交付于你。



        我爱你!超过爱我自己!(教授!这是说给你听的!)



        哈利拿出了戒指单膝跪地,那是一枚黑曜石镶嵌的戒指,朴实而优雅,他看着她幸福地掩面而泣,哈利又忍不住看着斯内普出神,教授今天穿的一身西装居然是墨绿色的,像自己眼珠的颜色。



       这让哈利的心忍不住扑通扑通乱跳,但是他将会有一个妻子,有一个家庭,教授只能是自己心中将来一直不可触碰的一段回忆。


 

        交换完戒指,礼成!



       底下一片起哄声,接吻!接吻!接吻!哈利抱住了她,温柔地亲了上去,目光触及到那个角落,教授已经离开!



       哈利心中默默向教授道别,再见!severus !


       吾爱!




什么?哈利又又失败了???(斯哈)


          http://前两篇的链接



      



 

       是吧!还是中秋贺文!脑抽就是这样的!


       哈利是个屡败屡战的格兰芬多·锲而不舍·蠢狮子。

 


       所以当他一瘸一拐结束假期后,他就又不死心的开始规划下次假期怎么把西弗拆吃入腹。

 


       有了前两次失败经验,他决定直接提出要求,那就是他要做攻,再也不给西弗理由钻空子。

 


        所以当假期又一次来临时,哈利又又又故技重施,这次他提前把润滑剂与魔药买好了。所以说反攻之心有增无减。

 


       当西弗翻了个身又答应时,哈利简直快高兴疯了,于是去厨房为西弗做爱的早餐,其实现在已经大中午了。

 


       斯内普醒过来的时候好笑的捧着自己的头,这个张牙舞爪的小狮子怎么一点也不长记性。

 


       就他那小身胚,再色眯眯的想想他的粉嫩小哈利,斯内普觉得现在就可以把哈利压在床上狠狠蹂躏一番。

 


       他喜欢哈利受不了的求饶,生理性的泪水在眼眶打转,此时的绿眼睛就像绿宝石般让斯内普更想好好疼爱他。

 


       所以斯内普起身洗了个澡就奔去了客厅,他家贤妻良母哈利已经做好了早餐(午餐)。桌子上的牛排与红酒让他胃口大开。

 


       “西弗~~今天你说话算数对吧?”哈利问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异常。忍不住又用目光瞥了一眼他早就买好的东西,正在沙发上放着。

 


       “……”斯内普就像没听见似的继续吃的,他只想赶紧吃完,底下的胀痛让他现在就恨不得扑倒哈利。

 


       哈利还是没有发现西弗的异常,他吃的慢悠悠甚至心不在焉,忽然觉得气氛不对,他还没吃完就被西弗抱到了沙发上,“呃?西弗?”

 


       斯内普现在并不想说话,主要哈利太秀色可餐了,穿着的小熊家居服还没脱下来,整个人看起来可爱的要命。

 


       当斯内普打开袋子熟门熟路喝下魔药时,迟钝的哈利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喂!斯内普!说话要算数的……”

 


       这次斯内普没有给哈利说话的时间,他只想堵住哈利滔滔不绝的殷红小嘴。

 


       牛肉与红酒的味道让哈利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这个吻既重且深。

 


       所以当哈利发现自己又光秃秃在西弗身下时,他只能认命了。

 


       又是这样啊!他果然就是这个命,其实被他压一辈子也挺好的。反正他已经姓斯内普了,一辈子被朋友笑其实也没关系啦!

 


         哦!真舒服!哈利忍不住夸赞自家西弗技术真好。

 


        “喂!斯内普!你够了哈!老骗子!现在都晚上了!我要饿死了!!!你都不饿?不累的吗?这体力就是怪物啊!”哈利忍无可忍了,现在都天黑了,他的肚子饿的咕咕叫!显然西弗还没有餍足。

 


        呜呜呜~都怪他买的那个魔药,他假期又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不够啊!哈利!我想一辈子都这样!”斯内普觉得很幸福,每个假期可以和哈利一起度过他真的很幸福。只要是哈利,怎么会有够的时候!笨蛋哈利!

 


         一辈子其实很快,但是有爱人陪着一起白头比什么都好!

 


         我爱你!永远!